翻页 ? 夜间
看书啦 > 寒门贵子 > 第六十一章 背叛

????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看书啦] http://www.t4live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????“你叫林通?”

????萧纯带着衙门的人将蛟皮收走,这样的宝物献给朝廷,那可是大功一件。徐佑刚走出人群,听到后面有人叫他,回过头看到一个女娘,全身包裹在绛纱复裙里,头戴厚厚的幕篱,看不清容貌。

????“是,小娘有何见教?”

????“你是钱塘观的生?几时授的?”

????徐佑心思电转,这小娘气场强大,问的话不像是普通人,莫非是林屋山来的?脚下前后微微错开,腰身不动声色的弯了寸许,神态更加恭敬,甚至还带了点讨好的语气,道:“我授没多久,度师是钱塘观马真人。敢问小娘可是家中父母有疾?若有疾,可备下礼物,等马真人回观,再为之施法祛病。”

????“哦,马真人不在观中,哪里去了?”

????“真人行迹,非我等可知。不过应该是到周边的村镇里传道度人去了,马真人受林屋山重托,这数月来殚精竭虑,只想着怎么才能重振天师道的声威,岂能日日枯坐在观中等候?”

????“知道了,”女娘深深看了徐佑一眼,施礼道:“打扰尊驾,告辞!”

????这段偶遇来的突然,走的也突然,望着消失在街道尽头的女子,徐佑对着身后的虚空处比了个手势,然后回观里去了。

????到了午后,还不见马一鸣回来,估计是要等毛启的死讯。毛启服了解药,又被徐佑示警,起了戒心,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。

????这样耗着得耗到什么时候?

????徐佑正盘算着怎么想办法通知马一鸣,毛启派了人来请,拿着清明事先备好的解药,再次前往毛府。毛启躺在床上虽不能动,可神思清透,足以进食,跟上次的怏怏垂死是天壤之别,见到徐佑颇为激动,拉着他的手,连连说道:“好,小道士很好!”

????徐佑再喂他服了药,这次没吐血,只咳出了几口带着血丝的浓痰。徐佑并不厌恶,拿着痰盂,神色笃定的仔细查看了一番,道:“恭喜毛公,再服三五剂,你的病就该大好了。”

????毛启大喜,命人端出准备好的礼物,徐佑也不客气,照单全收,这是天师道的规矩,就跟贼不走空一样道理,破不得。

????临走的时候,徐佑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:“这次来怎么没见毛郎君?”

????“毛节被我打发出去了,广州那边有点生意,要他去打理打理。堂堂男子,整日在内宅大院里厮混也不是长久之计。林真人觉得呢?”

????“玉不琢不成器,毛公所见甚是!”

????徐佑没有问那个小妾的下落,不出意外,应该被打死埋了。没想到这个病恹恹的毛启也是个狠角色,早上才给他提个醒,晚上就处理好了家务事,可以称得上神速。

????离开毛府,将毛启的礼物全放到观里,这些东西他若是吞了,马一鸣不会多说什么,可日后知道了心里难免有刺,不如坦荡上交。

????对付贪财的人,钱物就是最大的利器!

????再回到义舍,去沙三青那蹭了顿晚饭,不过莫夜来不知为何不让他们喝酒,徐佑没有沙三青那么好杯中物,喝不喝无所谓,可沙三青酒虫被勾起,实在忍不了,道:“夜来,让我和林兄弟喝几杯,好不好?我都几天没沾酒了,馋的心慌!”

????“不行,今天不能喝!”

????徐佑如今和沙、莫两人已经混得极熟了,笑道:“阿嫂,为什么不能喝?你总得给我们个理由啊!”

????“理由?哼!”莫夜来没好气的道:“你没听说昨夜扬州治的祭酒真人来钱塘了么,还起法剑斩了恶蛟,我们要是饮酒,对鬼神不敬,会招来祸端的!”

????“原来如此!”徐佑劝慰道:“沙兄,那就别喝了,饶你勇猛无敌,碰到鬼神上门,也照样倒霉。”

????“好吧,不喝了,可惜兄弟搞来的这好酒!”

????从沙家出来,徐佑回头望了望,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。莫夜来坚决不让沙三青饮酒,怕的绝不是虚无缥缈的鬼神,那她到底在怕什么?

????斩蛟?

????扬州治祭酒?

????天师道?

????这位骨子里暗藏着风情万种的女子,究竟是什么来历?

????进了房间,清明已经等候多时,道:“郎君,我跟着那女娘直到城中一逆旅,她们这一行应该是六人,正主没有见到,露面的五人全是女子,修为个个不弱。”

????“知道了!”

????徐佑站在窗户口,透着小小的纸窗,遥望着夜空星光点点,仿若灯火万家的街市,却无人声鼎盛,也无烟火缭绕,清冷中透着诡异。

????“那位神秘的新祭酒到了!”

????徐佑是靠猜测,马一鸣却是接到了消息,急忙连夜赶了回来,前去逆旅拜见。徐佑天明的时候到了道观,只见到苦泉,问道:“度师呢?”

????“祭酒法驾莅临钱塘,度师前往拜谒,估计要很长时间。你若无事,可在此等候,说不定祭酒会来观里巡视……”

????两人对坐无话,徐佑试探着问道:“师兄,你是从林屋山下来的,一定见过祭酒,能给我说说吗?”

????苦泉望着殿外的空旷,笑道:“说什么?”

????“祭酒长什么样,是男是女,性情是温厚的,还是严厉的?我初入道门,没见识过这样的贵人,心中忐忑……”

????“守心!”

????“嗯?”

????苦泉歪着头,目光清澈,道:“守着你的道心,管他是男是女,管他是温是厉,你是你,他是他,道是道。林通,祭酒不是世俗的官职,不是你口中高高在上的贵人,他只是我们在求道路上的度师,无关高低和贵贱,我们和他唯一的区别:在于他走的远,我们是追随于后的同路人,而不是跪伏在法座之下的奴仆!”

????徐佑恭谨的道:“师兄说的是,我着相了!”

????话音未落,观门外涌进来上百个民众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来到正殿,立刻齐刷刷的跪拜下去,口中喊着真君显圣,庇佑世人,天师神威,度化苍生云云,反正有祈福的、有请愿的,都为心中的福报而来。

????天师道百年来一教独大,尤其在扬州更是铁板一块,后来经过佛门的强势介入,信徒被分走了不少,再加上白贼之乱的毁灭性影响,更是彻底跌入了低谷。

????像这种百人齐齐入观信法的场面,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了!

????一剑斩蛟,立刻风生水起,那位未曾谋面的祭酒倒是好手段!

????苦泉久在天师道,对处理这样的事熟门熟路,凡是在命籍的,分到大殿左边,不在命籍来求入道的,皆站到右边。

????左边的交给徐佑,重新书录命籍图册,并收租米钱税,右边由他负责,教他们回去后沐浴更衣,不食荤酒,不居内寝,祈禳清心,再约定三日后来,且带足五斗米。

????忙碌一日,马一鸣始终没有回来,那位祭酒自然也没有露面。徐佑从苦泉脸上看不出喜怒悲欢,他突然发现,这位小师兄的城府似乎远远高于马一鸣,以他的眼力,竟然摸不透对方深浅。

????第二日依然忙碌,等到第三日傍晚,夕阳落下山头,马一鸣才匆匆回到道观,精神亢奋,满脸笑容,一朝得道的快意怎么也掩藏不住。

????“度师!”

????“度师!”

????徐佑和苦泉迎了过去,马一鸣笑眯眯道:“好好,你们这几日辛苦了。祭酒来看过,对你们都很满意,还特别提到你通儿,说你心思灵巧,是块璞玉。你们都好好干,等我升了五十将,你们也跟着水涨船高。”说完竟不再搭理两人,自顾自的回了房间。

????苦泉和徐佑对视一眼,眼中都有笑意。

????从道观出来,徐佑独自一人漫步在夜色笼罩下的钱塘城,街道上空荡荡的,满地的枯叶踩上去哗哗作响。他无心领会天阶夜色凉如水的意境,脑海里反复回味着一句话:祭酒来看过,对你们很满意。

????祭酒来过道观,很可能近距离观察过他,可他却一无所觉。

????这说明什么?

????说明这个祭酒善于伪装,不按套路出牌。徐佑摸了摸脸上的面具,贴合的跟真人肌肤没有区别,喜怒哀乐都能清晰的呈现出来,应该瞧不出什么破绽。

????再说了,如果连这个祭酒都瞒不过,怎么妄想骗过孙冠的眼睛?

????他就是信不过清明,也要相信陈蜃,这样巧夺天工的面具,世间绝对无人能够识破。

????“郎君,山上传来消息,要你明日务必回山!”

????计青禾和富婧开的天青坊跟徐佑住的义舍只有一街之隔,其实是何濡准备的居中联络的地方。明玉山有消息,只能送到天青坊,这样无人知晓徐佑的住处,也无法顺着这条线去摸徐佑的底细。每日酉时三刻,清明都会到天青坊转转,当然计青禾两人不会发现他的踪迹,但凡山上有信,就以反切码放入店里的一个留着小口的木匣中,钥匙在清明手里。

????“回山?说了什么事吗?”

????“没有!”清明神色凝重,道:“不过标注的是黄级!”

????徐佑将事态等级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级,紫色为末,赤色为首,标明黄级,已经是极其严重的了。

????“好,明日回山!”

????天刚亮,徐佑就到道观跟马一鸣说需要去自家的良田动土翻耕,他是生,没有例钱,吃穿住行都得靠双手去赚。马一鸣没说什么,叮嘱几句就放了人。

????确定没人跟踪,徐佑去了伪装,换了衣服,和清明回到明玉山。何濡、左、冬至都在,唯独不见了履霜。

????“说吧,发生何事?这么急叫我回来?”

????冬至犹犹豫豫,不知怎么开口,何濡淡淡的道:“有什么说什么,七郎经历多少风浪,这点小事扛得住的!”

????冬至咬咬牙,道:“小郎,我在城里偶然发现履霜阿姊行踪诡秘,因为她告诉我说要去东城买脂粉,可人却跑到西城去了,并且走走停停,神色慌张,时不时的回首观望,好像防备有人跟在后面似的,跟往常大不相同。我起初以为自己多疑,可回山之后拿言语试探,她却一口咬定只去了东城买脂粉,还特意送了我一盒。”

????说着悄悄打量徐佑的脸色,见他古井无波,心下松了口气,却又有几分茫然,继续说道:“我之前多次有失职守,所以这次宁可受小郎责骂,也要查个清楚,就派人暗中盯了她两天……可没想到,竟发现,发现……”

????“发现什么?”

????“发现她和天师道的人暗中有来往!”

????何濡、左,连带清明,都不由自主的望着徐佑,每个人的心思都一样。这些年来,徐佑对履霜不可谓不厚,信任、尊重、呵护和疼惜,再挑剔的人也说不出一个不字。

????可是,她却背着O主和天师道暗通款曲。

????忠诚,简单的两个字,真的有这么难吗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